21 Sep 2007

「黑仔」

已經記不起之前有否說過;
我們常常帶jack散步的梅樹坑有一只唐狗叫「黑仔」,
上星期,我媽說他死了...

他是一條村的村民養的狗,本來有一個主人,
但因主人要移民,就掉下他一只狗在村子...
村民知道他是一只好乖的狗,就一起送他吃的住的,
反而變得自由。
每天,他會跟著一位掃落葉的女工掃葉,
女工說黑仔是她工作的良伴,而且他狗很純,
女工很疼愛黑仔,黑仔也很聽村民的話,
特別是女工的。
我也很喜歡他,每次到梅樹坑,我也會找黑仔的踪影,
而且很想jack可以和他做朋友。

一天回家,媽說黑仔死了,
我有點難過,媽說女工告訴她黑仔因為和另一只狗公爭女朋友重傷,
本來女工帶他看獸醫,好了很多,
但又再遇到那只狗,但這次沒得救...
我說:「黑仔不是很健康嗎?照理不會死吧?」
媽回我,女工說其實那只狗都很慘,也救不得了...
女工說她一直教黑仔不要用咬的與其他狗打架,
「因為黑仔你只是雜種狗呀,人家養的是貴貨,
你咬人家的你會很慘,不喜歡就用推的就可以啦。」 (因為梅樹坑很多人放狗散步的)
所以,當黑仔與那只狗打架都只是用推...

我聽到了簡直是無奈...

女工說的是現實沒錯,這的確是「人類的現實」...
但,在黑仔的現實...在「狗的現實」...
卻是不能保護自己...
動物的世界在不知不覺間套用了這種人類生存方式...
本來,牠們的爭取,就是要打鬥,就是要用身體換取,
牠們的生存之道很多時候都不需要腦袋,
而是用實實在在的血肉之軀...

對動物來說...有人類的世界究竟有多荒謬...

2 comments:

貓先生 said...

靜小姐這次寫得好好噢﹐黑仔好可憐﹐看完我都想哭了。

靜儀 said...

寫的時候是難過...
難過就一口氣寫出來了。